光子12周年庆专题:向光而生,全球生态布局

时间:2020-12-24   作者:804488.com丨   来源:789855.com
 

“不同国家和地区的玩家对每张地图,或者每个玩法模式,甚至不同区域的参与度是不一样的。这一点在端游中就表现出来了,大家有一个很粗略的感受。比如美国玩家特别直接,很多人喜欢跳学校跟军事基地……亚洲玩家玩起来特别‘谨慎’……某些地区的玩家就特别记仇……而有些地区的玩家在语音方面要更克制一些,会尽量不去打扰别人。”

腾讯游戏光子工作室群《PUBG MOBILE》项目制作人李建全一直观察着各国各地区的玩家,他发现,游玩风格这种东西的确有地域差异。“比如说欧美的玩家,可能觉得大家各自在一个队伍里面,知道怎么玩,配合好就行了。但是另外一些地方,可能对于队友的要求会更高一些,认为应该怎么样去配合。又或者像是在另一些地区,他们会更加热衷于大家玩得开心,重点是聊天、社交。每个区域都还蛮不一样的。”

尽管差异是存在的,但李建全还是认为共性更占主导,因为光子工作室群旗下的《PUBG MOBILE》是一款竞技游戏,求胜这件事,无论在哪里都是一样的。在这种情况下,不同风格、不同国家的玩家汇聚在这款游戏中反而令它更加丰富,“这也是我们后来能够保持全球同服的原因”,李建全说。

全球同服的《PUBG MOBILE》绝对是中国游戏出海的历史性事件之一。截至去年年底,这款风靡全球的手游在海外已经累积了超过6亿次的下载量、5000万的活跃用户。在《PUBG MOBILE》之前,没有任何一款中国游戏在海外达到过同等高度。

“做10款小产品,不如做一款大产品”

提起光子的游戏出海,首先想到的一定是《PUBG MOBILE》。《PUBG MOBILE》的成绩是现象级的,以至于人们时常会忽略它是一款至今上市不到3年的游戏。在出海这件事上,光子的起步并不算早。

腾讯游戏国际运营产品部总经理王征告诉触乐:“出海这个趋势是很多年来都有的,但是之前腾讯在国内还有比较多的挑战,需要建立一个比较稳定的盘子。”在出海方面,他们决定先派一些“先遣部队”去看看。“早期人不多,现在人也不算多。”

王征在2016年底加入腾讯游戏海外团队,在这一年,腾讯已经有了十几二十人的小型团队在做相关的探索。此时,关于出海的策略方面,公司内部面临着一个决策。“我们内部讨论,有些公司出海,像是撒胡椒面,行就多投一点资源,不行就下一款。”但这并不是腾讯的选择。

后来,他们定下了基本方针,两个原则:“第一我们希望做一些精品;第二我们不希望搞很多东西,因为时间对大家来说是最重要的资源,做10个小产品和一个大产品最终耗的时间可能会差不多。”在这种策略之下,无论是研发还是推广,都是集中资源,“看准就比较坚决,着重投入。”

在光子这里,集中资源投入重点的思路也的确被贯彻执行了。《和平精英》的早期开发便是集中投入资源,早期开发阶段仅用时4个月时间就做出了完成度极高的成品。在市场投入方面也是如此,以《PUBG MOBILE》为例,王征说:“《PUBG MOBILE》项目是2018年3月份上线的,如无意外我们可能是当年在市场资源投入——我不知道敢不敢说是第一,没人敢说——但至少,全世界没有几个有这样规模投入的项目,我们很坚决。当然,我们也不是盲目推广,而是以数据导向,因为全世界有100多个国家,资源再多也是有限的,你还是要不停地优化、尝试。”一系列筹备与推广的结果是,在2018年,《PUBG MOBILE》在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同时发布,并在一周内迅速登顶105个国家和地区谷歌及苹果商店免费榜,成为中国手游出海纪录创造者,这成为了它日后风靡的起点。

“很多地区都很有挑战”

“真的有一些区域差异。”

喻中华是光子设计中心总监,负责光子多款产品UI设计方面的工作。这时候我们正在谈论的是海内外的UI设计有什么不同。

“差异来自于什么地方?”

“差异来自于玩家所在地域的文化可能不一样,尤其宗教文化不同,人们去理解事物的认知模型就完全不一样。”喻中华说。

《PUBG MOBILE》和《和平精英》的UI分成两个小团队在分别设计,两个小团队虽然也有很多的沟通交流,但整体来说“走的路线有很多地方是非常不一样的”。比如,海外玩家,尤其欧美玩家,对沉浸感非常在乎,对设计主题也非常在乎,而不喜欢满屏都是“Bling Bling”质感的按钮来打破沉浸感和主题感;而国内玩家对时尚、对人气、对热闹程度比较在乎,所以在塑造UI主题氛围的时候,我们采取完全不同的设计思路。在UI主题色调方面,海外主题我们基本会卡在一定的灰调之下,而《和平精英》的UI我们会稍微放开一些颜色的使用范畴。

上一篇:《人类跌落梦境》:聚会游戏的传承与创新   下一篇:周末玩什么:我们是怎么看待《赛博朋克2077》的